<address id="z9fjz"><address id="z9fjz"></address></address><meter id="z9fjz"></meter>

    <form id="z9fjz"></form>
<cite id="z9fjz"><delect id="z9fjz"></delect></cite>


      <em id="z9fjz"></em>

        <form id="z9fjz"></form>
          簡體中文
          簡體中文
          繁體中文
          當前位置:主頁 > 特別報道 >

          我心中的“木刻青年”黃永玉

          2023-06-15 15:22
          來源:中國名家新聞網
          語音閱讀
          ——憶我與黃永玉二三事
          作者:王煒



          “木刻青年”黃永玉



          《青年黃永玉》  版畫  王煒



          王煒創作版畫《青年黃永玉》



          青年黃永玉與王煒、王仲兄弟倆在一起



          少年王煒及家人在南京與黃永玉合影



          青年黃永玉與王琦合影



          王煒與黃永玉合影



          《黃永玉》  版畫  王煒



          王煒創作版畫《黃永玉》



          王煒與黃永玉等藝術家在一起



          王煒與黃永玉等藝術家在一起



          《魯迅和木刻青年》  木刻  黃永玉 



          黃永玉作品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1924年,黃永玉生于湖南常德一個土家族家庭。原名黃永裕,他父母都是當地學校的校長,他傳承了黃氏家族的文脈,靠自己的奮斗成為了一塊稀有的“美玉”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黃永玉自幼聰慧、刻苦、勤奮,兒時對漫畫尤為喜歡,經常閱讀《時代漫畫》《上海漫畫》等美術刊物。1937年入廈門集美學校學習,不久盧溝橋事變爆發。1938年他加入了“東南木刻協會”,在野夫、金逢孫舉辦的木刻函授班學習木刻創作。當年野夫和邵克萍曾給黃永玉回復過一封很長的信函,在信中對他的木刻作品進行了認真的點評。后來,黃永玉回憶這段往事曾這樣寫道:“收到他(野夫)和邵克萍同志寄來的一封很誠懇的長信,把我寄去的整個一大卷木刻每一幅都提出詳細的意見,我又高興而又感到自尊心受到從未有過的傷害,我覺得太不客氣了,為什么不留余地呢?應該說很多好處嘛,我已不是小孩了……”“木刻青年”的年齡在當時相差都不大,年齡稍大一些的便成為了老前輩,黃永玉與趙延年在當時木刻界是后起之秀,老“木刻青年”稱他們“奇才”“鬼才”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1942年,黃永玉在泉州加入“戰地服務團”。次年,隨“戰地服務團”前往閩中仙游,并執教于長樂培育中學。在此期間,他勤奮刻木刻,手拓印《烽火閩江》木刻集、《春山春水》木刻集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一個朝氣蓬勃的木刻青年,用帆布做了一個大背包,裝上他心愛的木刻工具和喜愛的書籍,一旦聽到槍炮聲,他背起背包就出發……他正如一個戰士,經歷千山萬水始終沒有拋棄這個背包中的木刻刀和木刻板,因為木刻刀就是他戰斗的武器!正如他自己所說的那樣:“有如自己一半的歷史骸骨,不離不棄地過了九十六年。”
                 黃永玉一生酷愛文學和音樂,尤其對藝術設計有廣泛的興趣,1944年他為詩人彭燕郊、黎焚薰詩集作木刻插圖;1947年為陳敬客詩集《邏輯病者的春天》、沈從文小說《邊城》作木刻插圖;1948年又為《詩創作·黎明的企望》、臧克家詩歌《“夜嗎!”》作木刻插圖……
                 1946年,經李樺、野夫等人介紹加入“中華全國木刻協會”,與“木刻青年”一起投入到反饑餓、反內戰的木刻運動中。1949年以木刻《勞軍圖》參加“港九美術界慰勞解放軍美術義展”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我與黃永玉相識于1947年的南京,他當時要找黃苗子、郁風夫婦“收賬”(黃苗子、郁風夫婦收藏了他的木刻還未付稿酬)。他到南京找王琦,由王琦帶他去見黃苗子、郁風夫婦。在南京家中,我印象最深的有兩位座上客,一位是俞所亞,一位便是黃永玉。當時我和仲弟稱呼他為“黃叔叔”,這個稱呼一直叫到今天!時年我5歲,黃叔叔23歲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在黃叔叔八十藝展的慶典上,我將50多年前在南京與他的合影送給了他,他拿著這張合影老照片興奮地對眾人說道:“哈哈,50多年了,當時他們都還是小毛孩兒!……”
                 1948年,黃叔叔到了香港,成為“人間畫會”的一員,我們又有機會見面了。我忘不了在淺水灣沙灘上一起玩耍的情景,黃叔叔是一個性情中人,一個十分機敏、風趣、幽默的藝術精靈!他所到之處,總會引起一片歡聲笑語。他在香港仍然一邊刻苦刻木刻,一邊寫作,成為一名自由撰稿人,他曾以韓梅友的筆名在報紙上發表評論王琦的文章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在六十年代,黃叔叔又成為了我的老師,他是央美版畫系第二工作室的主任教師。他在罐兒胡同的那個“罐齋”是我經常光顧的地方,在那個狹小的空間里,洋溢著濃郁的藝術氛圍和生活的情趣,“罐齋”中的歡聲笑語,將我們所有的郁悶和壓力在瞬間得以釋放……
                 黃叔叔是“木刻青年”中最年少的一位,他具有湘西人那倔強、耿直的個性,又具有嶺南人那輕盈、浪漫、幽默的情懷!無論是逆境和順境,他都能全身心地投入到他的藝術中去,盡情享受創作的快樂,正如他所言:“從古至今藝術創作取得快樂是第一觸發劑。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王煒,1942年3月生于重慶一個版畫世家。1961年7月畢業于中央美術學院附屬中等美術學校。1969年3月畢業于中央美術學院版畫系。1969年3月至1973年5月在河北宣化部隊學軍、學工、學農。1973年5月至1980年1月在部隊從事文化工作。1980年1月至1985 年7月任《紅旗》雜志美術編輯。1985年7月至1997年7月任中國國際文化交流中心美術對外交流部主任。2013年4月任中國藝術研究院中國版畫院院長。長期從事版畫、水墨畫、油畫、書法創作,現為“王琦美術博物館”名譽館長。

          (責編:張彥、劉升)
  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  特別報道
          暖暖hd免费观看手机版日本_伊人久久大线影院首页_久久国产乱子伦免费精品_亚洲欧美偷拍类另类小说
          <address id="z9fjz"><address id="z9fjz"></address></address><meter id="z9fjz"></meter>

            <form id="z9fjz"></form>
          <cite id="z9fjz"><delect id="z9fjz"></delect></cite>

          
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<em id="z9fjz"></em>

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z9fjz"></form>